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禁恋素心】(卷05)【作者:水玥萱】
【禁恋素心】(卷05)【作者:水玥萱】
字数:20.9万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五卷

             第01章恍若隔世

  待素心醒来时,才发现自己竟然已回了宫中。

  「心儿,你终於醒了。」朱戟龙心痛的看著脸色苍白的素心。

  「戟龙……」素心一看到他,再也克制不住,痛哭失声,「奶娘……母妃……她……都是血……」泣不成声,连一句话都无法连贯。

  「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」抱著素心,朱戟龙只觉得心痛,「一切我都知道,都是我的错。若是我一开始便察觉到,便不会如此。」

  窝在朱戟龙的怀中,终於感受到了温暖。

  「心儿,你放心。我已派人厚葬她了。她葬在皇陵,你看可好?」朱戟龙何尝不明白素心的心思。

  「皇陵?」素心抬头,「母妃,一定会很高心的。」

  摄取著朱戟龙给予的温暖,素心慢慢的平静下来。一切的回忆浮现,自己失去意识前,还是和朱御海他们一起。此刻,为何在宫中?

  「是御海他们送你回来的。」朱戟龙似看穿了素心的想法一般。

  没有再问下去,素心不觉得自己又必须问。

  「御风走了。没有说任何话。」

  这句话,对素心的影响也不大。她依旧选择依偎在朱戟龙怀中,合上眼,听著他起伏的心跳。宽厚的大掌抚著她的背,暖意一丝丝的注入她的体内。

  「我想去祭拜。」

  朱戟龙什麽都没有说,但是素心却知道,他是同意了。

  本来,朱戟龙是想陪素心一起去。不过,素心却拒绝了。

  她还是习惯叫奶娘,而她祭拜的也是奶娘。就算她葬在了皇陵,却还是不能以妃子的名义,也不能风光大葬。

  站在华丽的墓碑前,看著那刻下的一道道名字。素心不自觉的跪下,眼中却在无眼泪。

  「我还是习惯叫你奶娘,以後我还是叫你奶娘,可好?」纸钱慢慢的燃烧,如同素心仅剩的纯真。

  「母亲将我交给了你,原来只是希望可以保住我。」看著手中奶娘最後留下的玉佩以及书册,素心终於知道了一切,「母亲牺牲自己,只是希望你可以留在身边照顾我,是不是?」

  那一年,皑皑的白雪,素心亲眼看著扮成了妃子样子的生母死在了血泊中。
  「可是……您却还是离开了我。奶娘,为什麽你要挡下那一剑呢?你该知道的,就算是活下来,我也不可能快乐的。」

  安静的皇陵,只有北风萧萧,却无半点儿人声。

  雪花慢慢飘下,素心却已经跪坐在墓前,似乎未曾感觉一丝寒冷一般。一个人和墓碑上的名字说著,一个人低头沈思著。

  「奶娘,你是希望我留下的,是不是?因为,你是那麽的爱他。」似是做了一个决定,素心慢慢的站起。

  可是,跪了太久了,双腿早已有些麻木。身形一晃,眼看就要倒下。

  「小心!」一双大手将她扶住,待素心抬眼,却见是风若其。

  「这里是皇陵,你怎麽会进来?」没有惊讶,只有疑惑。

  「呵呵,我也很想知道。为何无论我想去何处,都可以如此的来去自由。」风若其看著眼前一脸苍白的女子,心中有些凄然。那人……对她是如此的深爱……自己……呵呵……

  「你怎麽了?」看著一脸苦涩的风若其,素心有些关切。

  「没什麽,对了,我是来告诉你,书彦和袭水已经送入了玉凤宫。不过,你该如何和朱戟龙说明他们的来历?」风若其按照之前素心的命令,一待她回宫便将那两人送至。

  「这个我自有说法。楚玉贤……就这麽唤她吧。她呢?」昏迷前,素心似乎听到了她的呼唤。

  她其实根本不知道楚玉贤的真名,因为真正的楚玉贤早已不在这世上了。
  「放心吧,我已经将她安置在了月坊。这下子倒好,苍穹的几位妃子,都驾临月坊。」风若其带著玩笑,因为他知道,此刻的素心很伤心。

  在他面前的素心,一脸的淡漠。可是,紧握的手,冰冷无温度。早已咬破的唇,以及充血的眼眸。这一切,都让他知道。她将所有的伤痛藏在了心中,不再是以前那个愿意哭泣的女孩了。

  「若其,你是不是该回去了?」素心转头,看向了灰蒙蒙的天空。雪依旧没有停,却只是小片小片。

  「心儿,我在等你。你该知道的,我一直都在等你。」看著眼前一脸空洞的女子,风若其心痛的低语。

  「走吧,你不是属於这里的人。你看,在我身边的人,没有一个有好下场。为了我,多少人沾染上了血迹。若其,你回去吧。不要忘了,你的身份。」
  再一次转身时,素心的眼中恢复了生气。只是,再也没有了温度。

  「心儿,你真的变了。看来,奶娘的死亡,给你的打击很沈重。」叹了口气,「我想,她是不希望看到如今的你的。」

  口中淡淡血腥味,提醒著她的痛。可是,她却选择忽略。

  没有再看风若其一眼,素心慢慢的走出了皇陵。灰暗的天色,雪越下越大。地上,早已积起了一层苍白。

  不知道走了多久,也不知道一路上多少宫女侍卫上前被她挥退。她没有一点感觉,一直到看到了玉凤宫三个金色大字才回神。

  不想回寝房,转身进了云娥的房内。

  「公主!」

  「云娥,你躺著!不要起来。」看著挣扎著欲起身的云娥,素心立刻上前制止。

  「公主……您……」云娥看著发间还带著未融化的雪花,微湿的发丝有些狼狈。

  坐在了床沿,素心拉起了云娥的手。

  「云娥,你的伤可好些?若是以後再遇到那种情况,不要再替我挡著了。」看著脸色依旧苍白的云娥,素心有些感动和心痛。

  「公主不必挂心,这些都是小伤。也请公主保重身子,忧能伤身……」云娥知道她的心意,却无法承诺以後遇到那种情况不上前挡住。

  云娥的话,素心听的明白。看著一脸坚定的云娥,她也不好多说。

  「那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」

  起身,慢慢的走至了门口,手刚触到门把。

  「公主,就算失去了奶娘。您还有奴婢,还有皇上,还有所有关心您的人。」
  素心什麽都没有说,合上了门。

  看著园中绽放的梅花,不知为何,却让她想起了那时朱御海带她所见的梅林。
  那一日,她昏倒了。醒来时,却已在宫中。

  那麽,昏倒後,发生了什麽呢?

  第02章爱你,放手1回宫数日,素心却从未问过任何关於朱御海他们的问题。

  每夜,她只是依偎在朱戟龙的怀中。两人什麽也不做,只是依偎著,摄取著彼此的温暖。那一刻,仿佛想要永恒一般。

  「心儿,明日随我一起去御书房,可好?」朱戟龙看著怀中的女子,星眸微闭,似乎有些疲倦。

  「我去做什麽呢?戟龙,你可有觉得宫中过於安静了?」一月的天,冷清万分。绽放的,似乎只有清香的梅花。

  「过些日子便是新年,那时会热闹的。」只是,你会看到吗?朱戟龙看著炉火,却没有问出口。

  「戟龙,累了。我想睡了。」有些撒娇,有些疲惫。

  朱戟龙什麽都没有再说,褪去了两人的外衣。将素心抱入了被中,用身子为她温暖带著冷意的被子。素心只是趴著朱戟龙的胸膛中,闭著眼。

  「枫叶笺,你可看到?」朱戟龙,你可明白那小笺之意呢?

  「一叶知秋,如今却早已过了秋日。寒冷的冬日,已埋葬了过往的一切。只能寄由一叶红枫,才可道尽秋的思念。心儿,你一只偏爱秋,是吗?」怀中的女子很安稳的趴著,朱戟龙闭上了眼,抚著带著一些香气的青丝。

  「没想到,你还记得我的喜爱秋。」素心明白,朱戟龙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意。这样,便足够。她早已失去了能力,去说出心中的感受。

  「我没有想到,你竟然说动了琅邪。」只是对於这一点,若是说朱戟龙心中不介怀,是不可能的。

  有一些紧张,也有一些不安。素心抓著朱戟龙衣襟的手有些紧,脆弱得布料几乎被扯碎。朱戟龙立刻感受到了她的不安,手臂圈紧了她的腰肢,将她完全的搂在怀中。

  「心儿,无论你变成如何。在我的眼中,你还是原来的你。」

  素心因为他的话,有些吃惊的抬头。

  「心儿,曾经我有过许多的妃子。无论你是不是我的女儿,我的年纪的确是你父亲。我无法做到在没有你之前不和妃子交合,只能承诺自爱上你只有你一人。你会介意,我曾有过许多的女子吗?」

  他看不得她的不快,也看不得她的不安。

  「我……不会……」眼眶有些酸涩,素心立刻将头埋下。可是,泪已不由自主的留下,「戟龙……为何你要对我那麽宽容?」

  她何尝不知道,他说的这些,只是为了让她安心。因为,她也和朱御海他们每一个人有了关系。朱戟龙只是想告诉她,只要她的心是他的,他什麽都不在乎。
  朱戟龙什麽都没有说,却感觉到了胸膛上的凉意。

  心儿,我希望你快乐。可是,为什麽你却一直哭泣呢?

  只要你展露笑颜,我又有什麽需要在乎的呢?

  心底幽幽的叹息,在素心的发间落下一个吻。朱戟龙慢慢感觉到,怀中的人儿呼吸平稳。她睡著了,他很清楚。

  在朱戟龙怀中醒来,第一眼看到的是他。如今的素心,却觉这是她每日最开心的事情。现在的她,更加喜爱溺在朱戟龙的怀中。

  「心儿,你再睡会儿。晚些,到御书房来,可好?」朱戟龙起身,看著床上抱著被子,如同小猫咪一般的素心。嘴角,不由自主的带上了笑意。

  「哦。」素心看著他穿好衣衫,脸有些绯红,却不说话。

  朱戟龙走了,素心又睡了一会儿才起身。床前,袭水已经伺候在侧。

  袭水训练有素的为素心穿上了衣衫,为她梳了发髻。

  素心什麽都没有说,她知道,该说的风若其自然早已对书彦和袭水说过。而朱戟龙并未问她袭水的来历,只是默许了他们两人的留下。

  用了午膳,素心带著袭水到了书房。

  「袭水,为何我一直未曾看到书彦?」她们来了几日,她却从未见过书彦。
  「风少安排书彦保护公主,所以他不能再经常露面。」

  对於袭水的话,我倒是可以接受。书彦现在保护我,该是绰绰有余。风若其决不会派一个毫无能力的人在我身边。至於为何书彦可以一夕间有此能力,我看风若其是花了很大的代价。

  带著笑意进了书房,可是在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时,有一些愣住。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  冥月览一直呆在苍穹,自从知道素心失踪後,朱戟龙便再未召见过他。
  今日,却突闻朱戟龙的召见,自然有些惊愕。不过,还是早早的随著那些臣子一般,上了金銮殿。却未想到,朱戟龙竟然将他召入了御书房。

  「陛下,如今公主已回宫。那麽,之前所提和亲之事?」冥月览毫无畏惧的再一次提出两国的结亲。

  「太子何须如此心急,朕已请了公主。待会儿等她到了,这婚事你可亲自问她。」朱戟龙脸上不满的,只是表面的笑意。

  「自古,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难道此事,陛下无法做主吗?」冥月览有些不信,他不信朱戟龙愿意听从素心的话。

  「朕只有那麽一个公主,自然也是万分的宠爱。关於她的归宿,自然朕希望可以是她真心愿意之人。」朱戟龙说的毫无破绽,似乎只是一个宠爱女儿的父亲一般。

  正说著,传来了『公主驾到』的尖利嗓音。

  「儿臣参见父皇。」素心虽然惊讶冥月览在此,却依旧行礼。

  「起来吧。」朱戟龙示意素心到自己身边,「你们都退下。」

  宫女鱼贯而出,御书房内只留下他们三人。

  「心儿,今日冥月太子前来,特地来向你求亲。不过,婚姻大事,父皇还是希望看你自己的想法。」此刻的朱戟龙,只是一个慈父。

  素心有些惊讶,看著眼前陌生的朱戟龙。此刻的他,就如同她一直期待的父亲一般。可是……他不该是如此的!

  「公主,冥月览是真心求婚。希望公主可以答应。」冥月览半跪下,真诚的看著素心。

  素心有些无措的看看朱戟龙,再看看冥月览。

  「父皇,我不想那麽早嫁人。」咬著唇,素心最终开口。

  「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心儿,总有一日你会出嫁,总有一日会离开父皇的。」朱戟龙没有看素心,眼眸却望向了远方。

  似是明白了一般,素心闭上眼。

  「我不会嫁的,太子请回吧。」

  「心儿,你和我回冥月国吧。我可以承诺,此生只有你一人。」

  第03章爱你,放手2「心儿,嫁给冥月览,和他回冥月国吧……」

  朱戟龙站起,走至了一旁的书架,以此来背对著素心和冥月览。眼中的痛和不舍,爱恋和决绝,连他自己都看不到。

  「戟龙,你真的希望我离开?真的希望我回冥月国吗?」素心一步步的走向他,从後面抱住了朱戟龙。

  那一刻,朱戟龙只觉得自己的心一阵抽痛。反身,将素心一把抱住。可是,突然又推开了她。

  冥月览已经站起,就这麽看著。那一刻,他知道。原来,还是有人可以打动素心的,她还是会爱上一个人的。只是,那个人永远不会是自己。

  「心儿,父皇的身子越来越不好了。我该回冥月国,或许不久就该继承大统。」冥月览一字一句,看著素心。

  「心儿,跟著他,回去吧。苍穹,从来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。这里,是束缚你的牢笼。」朱戟龙苦笑著,看著眼前心爱的女子。

  素心看著两人,慢慢的勾起唇角,一抹苦涩的笑意。

  「呵呵呵,戟龙……你忘了我和冥月览的关系了吗?我不是你的女儿……却是他的妹妹!若是在十四岁时,我会毫不犹豫的跟著他离开。可是……如今的我,已经离不开了!」她早已被束缚,心甘情愿。

  「心儿!在这里,你会受到伤害!只有回到冥月,你才能安全。」朱戟龙不敢触碰素心,怕自己克制不住,将他揽入怀中。告诉她,他一点都不希望她离开!
  素心只是摇头,始终不同意。

  「心儿,你忘了你的责任了吗?」冥月览慢慢的上前,站定在素心面前,「你是我姑姑的女儿,我们可以成婚。你也是冥月的公主,唯一的公主!你该是冥月的护国圣女,该回到冥月。」

  一切的一切,终於还是揭开。

  素心看著眼前冥月览熟悉却陌生的脸,有些恍惚。

  「冥月览,或者该叫你风若其?」一步步的後退,「我所做的一切,只是为了帮你得到冥月,却从不是自己回到冥月。我不可能回去,你该知道。无论是我的母亲,还是奶娘。她们的愿望,便是我可以留在苍穹。」

  朱戟龙听著,看著,却没有插手。

  因为,一切他早已知晓。风若其可以自由的进出,便是他默许的。他知道,风若其便是冥月览,也知道他为素心办事。

  从一开始,他便知道,当时死去的不是真正的他的妃子。而他,也早已知道,素心不是他的骨肉。不过,因为有人代替死去,所以他没有追究。

  当那一年,素心伸手希望他的怀抱。当他抱起娇小的素心。那一刻,他便知晓,这个女子便是他一生保护的人。那种感情,是如此的强烈,却也是如此的病态。

  不过,他朱戟龙,是苍穹的主宰,他不在乎!就算,他知道身边的奶娘,是他真正的妃子,他也不在乎。

  可是……如今,他却知道,一切都不可能不在乎的。他怕素心有危险,怕她出事。他宁愿看著素心出嫁,也不愿意她有任何的伤害!

  「心儿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若其!」素心还是习惯叫他若其,冥月览三个字,不断的提醒了她自己的身份,「你该知道的。我对你,你该明白。不要切断,我们最後的关系。」
  冥月览看进了素心的眼眸,可是,却没有自己的位子。

  素心慢慢的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白玉,递给了冥月览。

  「我想,这就是我们一直寻找的。这,就是控制著冥月国一半兵力的半块玉玺。另外半块,你该是早已得到了。若其,你该回冥月了。那里,是你的地方,可是却不属於我。」

  放开了手,玉佩掉落在冥月览摊开的手心中。

  冰冷的触感,也让他明白。这一辈子,素心都不会属於他的。

  「心儿,你这是何苦?」朱戟龙握紧双拳,却无法开口阻止。私心的,他还是希望素心可以留下的。

  「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,不是吗?所以,我可以选择自己以後的存在。」如同送了一口气一般,素心笑了,「母亲将我送来,是希望我可以保存这块玉佩。可是,奶娘怕我卷入是非中,一直没有告诉我。而我,要做的便是保住冥月。找到了这玉佩,交给了它的主人,便是我的使命。」

  所以,她才会接近林玉雯,接近琅邪。

  林玉雯的姨婆,是迫害了素心祖母之人。当年贵为皇後的她,却妒恨冥月皇帝将这玉佩送给了她的祖母,想尽了办法迫害。幸好,当时年幼的母亲和奶娘,被宫女送出了宫。

  她一直以为,林家或许知道这玉佩最後流落何处。谁知,原来这一切都在奶娘的手中。或许,奶娘也是为了自己,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唯一的骨肉……
  「我懂了……」那一刻,冥月览清楚的知道。素心是不会和他走的,她早已注定了与朱戟龙生死与共。

  朱戟龙没有说话,只是手不由自主的与素心的紧握。素心却看著冥月览,看著他一步步的走向门口。

  「心儿,若是有一天,你想回来了。冥月国,永远都有一个公主。只要有你在一日,冥月和苍穹,永不会开战。」闭上眼,从怀中掏出一物,准确无误的丢在了书桌上,「令牌,还是你拿著吧……保重……」

  阵阵的寒风吹入了房内,素心却怔怔的看著远去的背影出神。桌上的令牌,发出淡淡的冰冷光芒。

  「心儿……你不後悔吗?呆在这里,不後悔吗?」朱戟龙慢慢的将素心抱在了腿上,头埋入了她的发间。

  不知何时,门已被忠心的侍卫合上。书房内,再一次恢复了温暖。

  「戟龙,如今,我只有你一人了。难道,你想将我赶走吗?」素心依偎在朱戟龙怀中,闭眼摄取他身上阳刚之气。

  看著怀中的女子,朱戟龙紧紧的搂住。眼中的珍惜,手臂的爱怜,他知道,他要保护素心,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子。

  「心儿,若是有一日我不在了。那麽,找一个如我一般爱你的人,然後嫁给他,可好?」幽幽的开口,心却是痛彻。

  咬著唇,素心什麽都没有说。玉指滑至朱戟龙腰间,慢慢的抽取了腰带。
  「戟龙……爱我,好不好?」她希望他能够知道,她是在他身边的。真实的,属於他的。

  「心儿……」动情的朱戟龙将素心推倒在书桌之上,衣衫已渐渐褪去。
  雪嫩的肌肤,逐渐映入眼帘。手指勾去系带,粉色的兜衣褪下,一对玉兔蹦跳而出。

  「戟龙……」

  轻轻的呼唤,是最好的催。情剂。

  第04章何人,心痛1俯身含住粉嫩的蓓蕾,一只大掌搓揉著落单的玉兔。两根粗粝的手指轻轻的挤压已经充血的蓓蕾,看著它在眼前绽放。

  「心儿……心儿……你可知道,我多麽的思念你……」

  灼热的气息,扑在了素心的脸上。还未待她开口,红豔的双唇便被封住。灵舌长驱直入,霸道的摄取她甜美的气息。勾动她的丁香小舌,与自己共舞。
  手掌慢慢的下移,一直抵触到了腿心。素心有些紧张,微微的合上了腿。
  「心儿,别怕……」朱戟龙附在素心耳边,轻轻的诱哄著她。

  素心红了脸颊,慢慢的开启双腿。大掌趁机侵入,指腹摩擦著早已赤裸的花瓣。两片粉嫩的花瓣在熟练的手指下,慢慢的绽放。

  朱戟龙的唇依旧贴在素心的红唇,耳际之间留恋。强健的手臂,半环住了素心的身子,让她柔软的胸脯完全的贴合自己起伏灼热的胸膛。此刻的他们,已经一丝不挂。

  素心紧紧的环抱著朱戟龙的腰,闭著眼,感受著他的气息。不同於朱御海他们,只有和他在一起,她才能够完全的自愿。

  「呀……」轻呼一声,只觉一根手指滑入了体内。

  「心儿,别怕……」朱戟龙缓缓的抽动手指,让素心适应他的存在。

  慢慢的,随著他的吻,手指的律动。干涩的花径渐渐湿润,手指已沾满了蜜液。朱戟龙立刻抽出了手指,将素心的腿分开。

  「恩……」突然的抽离,让素心决定有一些空虚。

  「心儿,我要进来了哦?」将早已硬挺的怒龙抵在穴口,慢慢的磨蹭,却未进入。

  「戟龙……我要……」素心闭著眼,微启红唇。

  如此的美景,让朱戟龙扶著怒龙,一鼓作气全部顶入。

  「啊……」突然的充实感,让素心大叫,「恩啊……恩……」可是,随著朱戟龙慢慢的抽动,换成了低低的呻。吟。

  堆满了折子的桌上,两具赤裸交叠的身子,发出了恒古不变的旋律。雪白的肌肤上,布满了红色的吻痕。而健壮的背上,也布满了一道道指甲的划痕。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  「王爷,值得吗?」海王府内,林敬看著埋首於卷折中的主子。

  朱御海未抬头,依旧看著手中的折子。

  「您做的一切,都如了公主心中所愿。可是,她什麽都未曾说过,您却做了那麽多。得到的,只是她的恨。如此……值得吗?」

  林敬知道一切,知道为何自己的主子做了如此多让公主恨著的事情。

  可是,主子偏偏不会听他的。而公主,自然也不愿意听他为主子的解释!
  「敬,这一切,都是我心甘情愿的。我早已说过,只要是心儿想要的,我便给她。哪怕,最後赔上一切,包括我的命。」

  抬头看向了灰暗的天空。他有多久没有见过心儿了?此刻的心儿,又是在做什麽呢?

  站起身,放在了一切。

  「敬,我进宫一趟。」

  鼓噪的心,呐喊著想要见她。哪怕,只是偷偷地,远远的看她一眼。那样,便足矣。

  朱御海骑上快马,奔入了皇宫。却在宫门口,遇到了冥月览。

  「太子殿下。」朱御海下马,向他行礼。

  「大皇子如此急匆匆,所谓何事?」冥月览何尝不知道,他定然是想去看素心的。只是……怕是伤痛……

  「我找父皇有些事商谈。」朱御海随意的找了一个理由。不知道为何,他总是觉得冥月览的气息有些熟悉。可是,却是一张不该熟悉的脸。

  「遇到大皇子也好。刚才快马来报,冥月有些急事。此刻,我便要离开回冥月。烦请大皇子代我向陛下以及公主道别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朱御海告别了冥月览,看著他离开。既然是受了冥月览的拜托,自然他该先去向父皇说明。此刻,父皇该是在御书房的。

  一路直奔御书房,却远远的发现,门口竟然空无一人。心,不自觉的一痛。
  不可能的……应该……不可能的……

  朱御海不断的告诉自己不可能,可是脚步却越来越迟疑,一步步的挪到了门口。

  当房内轻轻的娇吟传入了耳中的那一刻,朱御海只觉得无止尽的黑暗和冰冷席卷了全身。

  「戟龙……轻一些……啊……恩啊……」

  房内,心爱的女子,正赤裸著身子。她的身上,是自己的父皇。

  他的心儿,此刻一脸的迷蒙,随著父皇每一次的挺入,大声的呻。吟。
  朱御海告诉自己,不要再看了。此刻,他该离去。该忘记,此刻看到的一切。
  可是,那一声声从未属於过他的美妙嘤咛,却勾住了他的魂魄。呆呆的站在虚掩的门边,看著门缝内的一切。

  心儿……为何和我在一起,你从未如此过?

  每一次,我都能看到你遮掩的泪。每一次,我都看到你心底的不甘愿。
  可是……此刻你在父皇的身下。却是如此的美丽,如此的娇媚。

  意识迷离的素心,此刻趴在桌上,任由著身後朱戟龙大力的抽动。微仰著小脸,无法克制的不断娇吟。

  突然,她感到似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,一直盯著自己。微睁开眼,看向了门边。

  眼眸,与另一双眼眸相交。

  是朱御海!

  「心儿,怎麽了?」感觉到了素心的变化,已经沈迷於情。欲中的朱戟龙,并未发现门外有人。

  「恩……啊恩……」突然被朱戟龙啃噬著肩头,而体内的怒龙再一次的摆动,让素心身子一软,再一次趴倒在桌上。

  朱御海知道,素心看到了自己。眼神交汇的那一刻,她的眼中却没有半分的温度。

  看著房内的人儿再一次承欢於男子身下,朱御海後退了几步,却还是无法离开。

  「心儿……难道,对你而言……父皇,是无可替代的吗?」为何,无论他做什麽,得到的都只有她的恨?

  心儿,你可知道。我愿意为你,付出生命。

  可是……你会在乎吗?

  或许,就算我死在你面前。你有的,也只是冷漠,是不是?

  我明知道,你不爱我……可是,我却还期盼。

  这是不是你的报复?报复……我曾经给你的绝望?

  可是……那不是我故意的!不是我想的啊!

  如果一切可以从来……我宁愿……永远是你的哥哥……

  可是,现在都是空谈了,是不是?因为,你现在有了父皇了……再也不需要我了……

  门内的人儿极尽欢愉。门外的人儿,却是心若冰雪一般,冷彻血肉。

  「心儿……」

  一声声痛苦的低吟,从靠在廊柱上的男子口中传出。

  第05章何人,心痛2素心怎麽都没有想到,朱御海还会来找她。那一日御书房的事情,她很清楚,朱御海是看到了。朱戟龙,该是也觉察到了。只是,三人谁也没有挑明。

  「公主,您见吗?」云娥身子已经好了,如今再一次随侍在侧。

  「袭水,将朱御海请进来。」素心看著袭水应声而去,「云娥,你先下去。」
  云娥虽然有些奇怪,却还是遵命的退下。

  袭水带著朱御海进房,却见房内只有素心一人,立刻会意的离去。

  「你来找我,所谓何事?」冷,是素心此刻唯一的表情。

  「心儿……」朱御海慢慢的坐在了素心对面,「我只是,来看看你……」
  素心没有看朱御海一眼,只是漠然的看著手中的茶杯。

  「对了,昨日我做了一些梅花糕。我记得,你最喜欢的,是不是?」朱御海将亲手做的糕点放置在了素心的面前。

  「你找我,只是为了这个?」看著一块块糕点,有模有样,一点都不像是之前朱御海做的那般难看。

  「自从你回宫後,我便一直尝试做了好几次。今日,第一次做的和你之前的一样。不知道,你喜欢吗?」满脸的期盼,却无法将心意道出。

  自从素心回宫,他便几乎彻夜难眠。一想到她和朱戟龙在一起,他的心如同被一片片撕碎。唯有不断的做梅花糕,如此才可以靠著那一日美好的回忆,来支撑著。

  「放著吧。」素心没有再多看一眼,只是起身准备走入园中。

  自然,朱御海立刻跟著。不过,素心却什麽都不说。两人沈默,一时间园内只有风的声音。

  「又下雪了,什麽时候才会停?」若自语一般,素心看著片片雪花,湖面早已结冰。入眼的,只有苍茫白雪。

  「心儿,你这样会著凉的。」朱御海立刻脱下了身上的大氅,欲给素心披上。
  「不用,不冷。」推开了朱御海的好意,素心只是漠然的看著冰面。

  僵直的手维持著,接下的大氅依旧在手中。素心已经走到了岸边,而朱御海却在几步远的背後。看著衣著单薄的女子,竟然让他觉得,此刻没有比她的拒绝更冷的。

  「心儿,若是有一日,你发现我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你。那麽,你会不会原谅我?」收回了手,大氅却依旧在手中,一半已经沾染了白雪。

  可是,没有人回答他。素心的思绪,早已投向了远方。

  她知道,此刻的风若其该是回了冥月国。那麽,一切不知道是否顺利?
  「心儿,你可以转身吗?转身看我一眼,可好?」误会了素心的沈默,朱御海颤抖的开口。心中,带著一丝丝的期盼。

  那一刻,如同千年一般。等待,就如同冰冷的湖面。朱御海只等著那一个转身,可是眼前的人儿可见的还是背影。

  突然,素心回神。似是感觉到什麽一般,转身,满脸的笑意。

  「心儿!」朱御海的眼中,有著绝望後的惊喜。

  「戟龙!」只是,随著那一声不属於自己的呼唤,就见那个一声紫衣的女子,扑入了;来人的怀中。

  朱御海只是站著,看著不远处。心爱的女子,依偎在自己父皇的怀中。
  「怎麽穿著少?著凉了可怎麽办!」朱戟龙皱眉,立刻脱下了大氅给素心披上。

  「我看著湖面,倒也不觉得冷。不过,被你这麽一说,倒是真的有些冷了。」带著撒娇,素心紧紧的倚靠在温暖的怀抱。

  一件黑色的大氅落下,朱御海的眼中只有死寂。可是,却未曾有一人注意到他。

  朱戟龙抬头,却见朱御海。脸色苍白,唇已有些青紫。

  忘记了行礼,忘记了一切。朱御海只是离去,冲出了玉凤宫,冲出了让自己心痛的地方。心,已经泣血。

  「心儿!为什麽!为什麽这般对我!」一拳又一拳,击打在树干之上。细碎的雪花,点点的淡黄,慢慢的飘下。

  「梅花……梅花……哈哈哈!你算你如此对我,可是我却还是到了父皇为你请手种的梅花林……」泪,早已在心底漫开。

  苍白的雪地上,一滴滴鲜红的血印,慢慢的渗入。靠著树干,朱御海闭眼慢慢滑下。

  「心儿……求你,爱我,好不好?心儿……心儿……」冰冷早已倾注了他的全身,此刻已经失去了任何的感觉。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  朱御浪自从回宫後,一直呆在自己的宫中。

  听说了素心不愿意和冥月览成亲;听说了朱戟龙每日都去素心那里;听说了素心去了皇陵;听说了一切的一切。

  只要是关於素心的一切,他都想知道,都用尽一切办法的知道。

  看著不远处金色的玉凤宫三个字,却没有勇气靠近。

  看著朱御海进入,他只敢随後悄悄的跟著。可是,他还是看到了自己一直不想看到的。

  当素心扑入了朱戟龙怀中时,当朱御海冲出宫门时。朱御浪只是看著,如同失了魂一般。看著素心和朱戟龙进了房内,看著那扇门轻轻的合上。

  「心儿……原来,你要的从来不是我……」一步步的移出了玉凤宫。

  「朱御浪啊朱御浪,心儿要的只是你一个哥哥的身份罢了。你要的太多了……真的……太多了……」

  朱御浪失魂落魄的不知道自己该去何处。

  他的心儿不要他,他早已只是一个人了。母妃走了,父皇没有疼爱。他想要的,只是心儿的一丝丝喜爱。哪怕,那只是可怜也好。

  慢慢的走著,醒悟时,朱御浪才发现,自己竟然还是到了素心最爱的梅林。
  看著满园盛开的梅花,散发著淡淡的清香。

  那是心儿最喜爱的香气……如今,自己至少还可以与她同处一处,不是吗?
  朱御浪苦笑著,走入了林子。

  突然,看到了远处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  「大哥?!」朱御浪冲到了树下,看到了闭著眼,满身是雪的朱御海。
  「大哥,你怎麽了?你醒醒!」不断的轻拍朱御海的脸,终於让他有了些反应。

  「御浪?你怎麽会来此?」他只是太累了,真的好累。浑身都痛,痛的让他没有力气离开这里罢了。

  「我只是……来看看。」放开了朱御海,朱御浪站起身子,看著繁盛的梅花。
  勉强的起身,身上的雪一一掉落。朱御海却没有理会,只是放眼整个林子。
  「这里,是心儿最爱的梅林。」

  不知道是谁先开了口,或许两人的心中都是如此想著的。

  「大哥,为什麽心儿连一丝丝的喜爱都不愿施舍?若是她愿意,哪怕是与人分享,我也心甘情愿……」此刻的朱御浪,早已不在乎这些。

  若是真的可以得到素心的一丝喜爱,哪怕他不是她的唯一,他也甘愿。
  「与人分享?呵呵呵……恐怕,心儿自己都不愿意……她的心,从未有过除了父皇以外的人……」朱御海轻笑,却满满的哀伤。

  两人一直站在梅林中,却不知道雪花已掩盖了他们。

  第06章何人,心痛3房内,素心自然不知道这一切。

  褪去了外衣,怕冷的素心拉著朱戟龙钻入了被中。朱戟龙无奈,只能陪著素心。

  「心儿,你似乎越来越怕冷了。」一入锦被,朱戟龙的大掌便开始在素心的身上游移,慢慢的衣衫一件件丢弃於床下。

  「戟龙……」素心红著脸,却没有阻止他。

  滚烫的大掌整个握住柔软的丰盈,素心此刻却依旧依偎著朱戟龙。

  勾起她的下颚,一个灼热的吻印在了红嫩的唇上。素心闭著眼,感受著朱戟龙的温暖,双手紧紧的环著他。

  可是,最终朱戟龙却只是放开了她。将她爱恋的拦在怀中,什麽都没有做。
  「戟龙?」有些不解,素心看著闭著眼的朱戟龙。

  「心儿,你也该累了吧?好好的睡一觉,可好?」朱戟龙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她。

  听到此话,素心将头深深的埋入了朱戟龙的怀中。

  「对不起……」抓著他胸前的衣料,她能说的只是这三个字。

  朱戟龙只是闭著眼,心中有一阵阵的痛楚。

  「心儿,你只需告诉我。在你的心中,我可是唯一?至少,唯一一个你在乎的?」朱戟龙的手臂,不自觉的搂进。

  「是的!你是!」素心如何听不出他心中的痛。

  可是,她不能说出自己心中的感情。唯一能说的,便是这一句话,这一个回答。

  「如此,足够了。」将脸埋於素心的发间,吸取著她独有香气。

  素心抬起头,却见朱戟龙也看著她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「别说了,我明白。」未等素心开口,手指便抚住了她的唇。

  素心看著他,他眼中的痛与爱恋,震慑了她的心。

  「你能得到那份折子,能得到那布兵图。你做了什麽,我又怎麽能不知道呢?可是,你做的这些若是为我,可值得?」目光,看向了远方,「心儿,我要的,只是你能够快乐。我不希望你囚禁在著深宫中。」

  看著眼前的男子,看著眼前这个她一直希望当成父皇的男子。

  「戟龙,如今在你身边,或许我才是最快乐的。」将自己完全的投入他的怀中。

  戟龙,你教会了我爱。可是,那三个字我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说出。所以,我能做的只有将自己给你,将一切给你。

  看著埋在自己怀中的素心,朱戟龙不自觉的,嘴角却扯出了苦笑。

  心儿,你可知?我只期盼,你可以快乐。我可以不要这一切,只希望可以与你长相厮守。曾几何时,我的一切,只为了你存在。我是不是,不像一个皇帝了呢?

  静谧的室内,只有炭火燃烧的声音。

  「心儿,能给我生一个孩子吗?」声音,悠远。

  「好。」素心点点头,却依旧埋首於他的怀中。

  若是她抬头,便可以看到朱戟龙的表情。若是她抬头,就可以看到,朱戟龙满脸的悲伤。可惜,素心从始至终没有抬头。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  随著雪越积越厚,宫中过年的气氛也越来越浓郁。

  素心开始缝制衣裳,在每一件衣裳上都绣上了一朵朵白色的花朵。

  「公主,这是什麽花儿?为何如此美丽?」袭水看著那一朵朵白花,充满了好奇。

  素心只是笑笑,什麽都没有说。

  「这是银树花,不过你没有见过。」云娥端著茶进来,正好看到。

  之前朱戟龙总是会送一株到房内,所以云娥有幸见过好几次。

  「银树花?可是国花?怪不得,如此的美丽。」袭水痴痴的看著那几朵白花。
  「袭水,来,这个送给你。」素心递给了袭水一个香囊,「里面装的都是银树花,这是我出宫前绣的。」

  「这……不可以的!奴婢不可以拿的!这可是……」

  「袭水!拿著吧。」素心拉住了又要跪下的袭水,「云娥也有的。」

  袭水看向了云娥,看著她点头,才小心翼翼的将香囊收好。

  「多谢公主,奴婢一定会小心保护好的。」

  看著袭水那副小心的模样,倒是素心心情大好。不自觉的,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愉悦和柔和。

  「什麽事情让我的心儿如此的开心?」辅跨入门槛的朱戟龙,便瞧见了素心因为愉悦而更加美豔的模样。

  「戟龙。」素心笑著任由著朱戟龙将她搂入了怀内。

  「皇上!奴婢……」

  「免了,你们都下去吧。」朱戟龙阻止了准备行礼的云娥和袭水,将她们都挥退。

  「今日你怎麽这麽早便下了书房了?」腻在朱戟龙的怀中,这似乎成了素心回宫後养成的习惯。

  「我只是抽空来瞧瞧你的。待会儿,我便要回去,继续与大臣讨论过年时的宴请。」朱戟龙爱恋的抚著素心的发丝。

  「那待会儿我和你一道走。我想去御花园,看看雪中的梅花。」发现朱戟龙似乎有些不赞同,「你看,雪都停了!」

  朱戟龙皱眉,看著素心满脸期待的样子,最後只能叹气。

  「你啊……记得,披上大氅,不要著凉了。」对她,他永远只能宠溺著。
  素心笑笑,很清楚他绝对不会不同意的。

  「对了!」素心突然想起了什麽似地起身,拿起了一旁的衣裳,「你看,这可是我亲手做的。你喜欢吗?不过,也不知道合不合身。」

  朱戟龙握住了不断在他身前拿著衣裳比划的小手,将素心一把拉入了怀中。
  「心儿……只要是你做的,我都喜欢的。真的,我很喜欢。」埋入了她的颈间,朱戟龙紧紧的搂著素心的腰肢。

  素心只是闭上眼,感受著他的气息。

  「若是你喜欢,以後,每年我都为你做。可好?」

  「好。」

  两人如此抱著,似要天荒地老一般。直到,素心想起了朱戟龙还与大臣有事商量。才提醒他,他该离开了。

  朱戟龙陪著素心一路走到了御花园,小道上的雪已经被宫人铲除。袭水和云娥小心的扶著素心,以防她滑倒。

  「现在寒冷,只可待一会儿,便回宫去。」朱戟龙拢紧了素心的大氅,再三的叮嘱。

  「我知道了,你越来越罗嗦了。」素心笑看著他。

  「你啊,还不是怕你身子吃不消。」轻拧著素心的鼻尖,朱戟龙有些无奈。
  素心只是冲他如同孩子一般的吐吐舌头,接著就推著他离开。

  朱戟龙笑意满满,无奈的离去。

  看著朱戟龙远去,素心才将目光调回了梅树见。

  可是,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  第07章何人,心痛4自从素心希望琅邪呆在朱戟龙。身边保护他,琅邪便一直隐藏在朱戟龙的身边。若不是因为过年,朱戟龙下令让他和朱御浪回来。如今,他和朱御浪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  只是,一回宫,他便被召入了御书房。他、朱御海和朱御浪,还有一干大臣,一起商议著关於新年的事情。

  从回宫开始,他便想知道。

  此刻的心儿,可好?她是不是还在奶娘的去世伤心?她可曾因为那日受到惊吓?

  每日,他都如此的问著自己。不断的想著,却不敢去看看她。

  今日,皇上突然离去,让他得以在御花园中走走。

  其实,更多的,他是期盼著可以见到素心一眼。

  上天见怜,他是看到了。但是,却也更加的痛苦。

  远远的,看著笑的如同孩子一般的素心。那样子的她,是他从未见过的。
  「心儿……如此的你,才是真的你吗?」看著她抱著朱戟龙,琅邪只觉得双腿无法动弹。

  如果不想伤心,他便该离开的。可是,却走不开了。

  贪婪的看著那一抹永远都不会属於自己的俏皮微笑,贪婪的看著那一抹永远都不会给予自己的温柔。

  在她开口说出让他保护朱戟龙时,在她将枫叶笺让他带给朱戟龙时,当她选择回到朱戟龙。身边时。他就该知道了,她的心里,永远没有他的存在的,哪怕,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位子。

  「心儿……」不自觉的,一步步走向了她。

  朱戟龙走了,而她回头了。

  那一刻,四目相交,却相对无语。

  「公主,这里天冷,我们回宫吧?」袭水看到琅邪,没有多言,只是贴在素心耳畔低语。

  素心叹了口气,阻止了袭水的话。

  「将军,好久不见。」脸上。换上了有礼的微笑。

  琅邪怔怔的看著素心,慢慢的,眼眸染上了黯淡。

  「是啊……真的好久好久……不见了……」自己对她来说,根本不重要。自然,也不会因为见到他,她便会高兴的。

  「戟龙,已经去了御书房了。我想,将军也该去了。」在他面前,素心已经不避讳交出朱戟龙的名字了。

  琅邪却没有移动半分,依旧看著素心。

  「恩……天有些冷了,将军还是早些离去吧。我……也该回宫了。」最终,素心还是选择用普通的称呼。

  冲著琅邪微笑,素心便越过他,准备回宫。

  可是,手腕却在经过他时被扣住。有些疑惑的看著他,却被他一把带入了怀中。

  「公主!」

  「大胆!」

  云娥和袭水立刻上前,却被素心阻止。

  「将军,请放开我。」素心镇静的看著琅邪,语气是如此淡漠的疏离。
  「心儿……你以前,不是这麽唤我的……你记得吗,你是叫我邪的。不是如此的疏离,称呼我为将军的……」依旧搂著素心,琅邪怎麽都无法放手。

  「将军,你也知道,那是以前。如今,我们也回了宫中了。你我的关系,也该如同以前一般的,不是吗?」慢慢的退开琅邪,素心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出。
  可是,却被琅邪更加紧的抓住。

  「为了你,我一直呆在皇上身边。为了你,我监视著所有人,包括御海的一切活动。为了你,我将自己的兵权全部交给了皇上。」一字一句,琅邪望入了素心的眼眸。

  「你……」素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只能看著他,「那麽……你希望我如何,或者说戟龙,如何赏赐你呢?」

  手腕,被松开。素心诧异的看著琅邪,却见他眼中的绝望。

  「我要的……从来不是那些的……」闭上眼,琅邪心中溢满了苦楚。

  「那你想要什麽?」素心觉得,自己真的无情的可以。因为,面对他,她竟然没有办法的感情。

  「我想要什麽?我想要的……你永远都不可能给我的……」他想要她的爱意,哪怕只是一点点,哪怕只是施舍。

  可是,她不可能给他的!

  「我希望,你可以如同刚才一般的对我笑。如同,你对皇上一般的笑……可好?」再一次睁开眼,眼中满满的期盼。

  素心自然知道,那是琅邪的期盼。可是……

  「新年就要到了,到时候让戟龙赏赐一座更大的宅邸,如此可好?再多拨些军饷给全军将士,自然也为你将官晋爵。」素心选择忽略琅邪的话,自顾自的说出了一切。

  琅邪只是静静的看著,一阵风吹过,寒彻了心扉。

  「原来……在你的眼中,我连一抹微笑,都得不到吗?」一步步的後退,却退入了积雪的泥地上。雪白之上,留下了凌乱的脚印。

  素心看著琅邪,却没有再开口。

  「心儿……是不是就算我如何的爱你,是不是就算我为你做更多,你都不会多看我一眼?」

  他不想问这些的,他不想要知道答案的。

  可是,开口之时,却发现已经说了出口。

  「琅邪,若是你是站在我这一边的,站在戟龙这一边的。那麽,我们还是朋友。若是……你最终选择与我背道而驰。那麽……我们便是敌人。」

  说完,素心任由著云娥和袭水扶著,一步步的沿著小径走远。

  琅邪看著那冷漠的背影,却依旧无法真正的绝望。

  「朋友吗?朋友也好吧……至少,我们还可以说说话,是不是?至少,你还会愿意见我,是不是?」

  琅邪的话,飘入了素心的耳中。可是,最终她没有回头。

  从始至终,他们便是不可能有结果的。

  「琅邪,终究我还是不相信的感情的。」轻轻的开口,却还是让琅邪听入了耳中。

  「不相信吗?原来……你还是不信……」跌坐在雪地上,看著早已远去的人儿。

  「只因为……以前我喜欢著玉雯?」对著寒风,「可是,心儿!那时候的我,和你一般啊!我也不懂爱,不懂什麽是真正的爱……所以,我才不明白自己的感情的……」

  直到……直到遇到了你,我才知道,原来这才是爱的……

  可是,你却早已远去。

  因为,你从不相信我。

  「心儿……!」痛彻心扉的呼唤声,回荡在飘雪的御花园。

  可是,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到……

            第08章溺在你怀中1

  「父皇,如今边境安定。快要过年了,将士们大多思念亲人。所以,儿臣斗胆做主,早已经命大部分将士回京。自愿留下的,都是无亲人可团聚的。」
  金銮殿下,朱御浪上前进言。

  朱戟龙看著早已经沈稳了的朱御浪,如今的他已经褪去了原本所有的稚嫩。
  「皇儿设想的周到,朕正有此意。」朱戟龙没有多余的表情,只有威严。
  琅邪只是站在一旁,不开口也不进言。本来,这些都该是他说的。只是,他何尝不明白朱御浪如此做的原因。

  「父皇,儿臣已经命人将烟火悉数备好,至於年宴所有的准备,已经紧锣密鼓的开始。还有几日便是年关,在那之前必然可全部备妥。」朱御海自然不甘落後,立刻上前。

  「朕相信大皇儿的能力。」朱戟龙依旧波澜不惊。

  一个早朝,几乎全是围绕著年宴和年关的讨论。大臣们一个个进言,如何安排所有的事宜。

  「皇上,如今各位妃嫔娘娘相继离去,而後位一直空缺。臣建议,您可以选些秀女以储备後宫。」礼部尚书见气氛融洽,立刻再一次提起了之前被几次驳回的提议。

  朱戟龙闻言,紧锁眉头,却没有再开口反驳。

  「大人,此事该待到年宴之後再做商议吧?如今众人忙於年宴和年关,也没有多余的人手可以操办此事。」未料,先开口的却是朱御海。

  对此,朱戟龙是有一些讶异,不过却还是没有开口。

  「皇上纳妃事宜也是刻不容缓,这也是一件大事。」户部尚书不甘落後。
  立刻,殿下开始了争辩。只是,奇怪的是,朱御海和琅邪都是反对,朱御浪不表态。礼部尚书和户部尚书自然是赞成的一派。

  「够了!」终於,朱戟龙大喝一声。

  所有人不敢多言,都立刻回到了自己的站位。

  「纳妃之事,朕自有主张。若是你们有那麽多人手和空闲,就该好好想想年关和年宴。朕希望在那时,你们都能提出一些对明年的社稷有益的良策。」
  说完,起身离去。

  留下一干惶恐的大臣,不知道是否自己得罪了皇帝。

  朱御海看著朱戟龙离去,什麽都没有说,带头慢慢的走出了殿门。至於朱御浪则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跟在身後的琅邪,与他一路沈默的往外走。

  只是,从始至终,未曾有一人提到过朱御风,提到过舒嫔。

  墙倒众人推,洛舒失势,自然朱御风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。何况,大臣们哪一个不知道洛舒刺杀素心的事情。自然也清楚,无论他们是生是死,他们的陛下都不会在意了。

  朱戟龙一下朝,便直奔玉凤宫。却见,床上素心依旧埋於锦被中熟睡。
  不忍心吵醒她,朱戟龙只是让云娥和袭水退下。自己则是小心的褪去外衣,将素心搂入了怀中,与她一同睡下。

  轻微的动作,让素心有些迷糊的醒来。却见自己已经落入了一具熟悉的胸怀中,便反手抱住了他的腰肢。

  「你今日怎麽那麽早下朝?」有些疑惑,此刻还未过午时。

  「他们提议选秀,填充後宫。」朱戟龙的声音,听不出一丝的情绪。

  填充後宫?素心微楞,不过随後轻笑。

  「也是,你的几个妃嫔一个接一个离去。那些臣子,自然是希望你纳妃。而他们,也可以将自己家中族中适合的女子送入宫中。」说是为了他纳妃著想,其实一个个都想要用入宫的女子谋取一些的权位罢了。

  「心儿,我想立你为後。」朱戟龙未理会素心的话,将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。
  素心撑起身子,有些玩味的看著他。

  「你可不要忘了,世人眼中,你是我的父皇。立自己的皇女为後,你倒是真的会名留青史了。」手指好玩的拨弄著他的衣襟,却他的手抓住。

  「那又如何?谁敢说什麽,谁又能说什麽!」朱戟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「我唯一在乎的,只是你的意愿。我唯一担心的,只是你的安危。其他人,一切的一切都不在我的眼中。」

  出神的看著朱戟龙,素心的嘴角泛起了微笑,最後靠在了他的心口。

  「戟龙,我们不可以成亲。就算我不是你的亲身女儿,但是我却是苍穹的公主。」太多的身份,太多的顾忌,他们不可能剔除掉父女的束缚。

  朱戟龙沈默了,一言不发的看著怀中人儿的头顶。长发,凌乱的散落於他的身上。

  「心儿,我只问你。若是可以,你愿意做我的妻吗?」出去了身份,出去了地位,他只要她的一个答案。

  「恩。」颔首低语,已经让朱戟龙满足。

  「只要你愿意,一切都交给我。」朱戟龙轻叹,满足的抱著素心。

  虽然不解,不过素心却没有多问。

  两人一直到午膳之时才起身,用过了午膳,素心便拉著朱戟龙陪她赏花。
  「你们都退下。」一入梅林,朱戟龙挥退了左右。

  素心见四下已无外人,立刻离开了朱戟龙的怀抱,冲到了梅树下。

  「好香!」淡淡清香入鼻,若放纵自己一般,素心奔跑於错杂的梅树间。
  一阵西风吹过,枝桠间堆积的白雪细细碎碎的飘下,梅枝摇曳似是在迎合。
  「戟龙,你看!这株梅花树最是粗壮呢!而且,开了好多花哦!」素心搂著梅花,转头对著朱戟龙惊叹。

  「小心些,不要摔倒了。」朱戟龙一直跟著素心,防止她滑倒。

  「呵呵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」素心故意东窜西跳一般的穿梭於梅树间,倒是像和朱戟龙玩起了捉迷藏。

  朱戟龙只是微笑著,一直和素心保持固定的距离。让她以为自己追不上,却在转身那一刻清楚的看到自己在她不远处。

  她想玩,想要如此,他便这麽陪她。

  「呼,不玩了,好累。」转身扑入了毫无准备的朱戟龙怀中,幸好他反应较快,立刻站定稳住了身子。

  「怎麽,累了?」看著她发迹的薄汗,小心的将碎发拢到了耳後。

  「好久没有这麽奔跑了,我记得上一次还是很小的时候。那时候,是奶娘陪著我的。」说这句话时,素心不自觉的看向了遥远的天空一角。

  「心儿,如今我陪著你。我相信,这也是你奶娘希望看到的。」

  素心收回目光,看著眼前男子俊美的脸庞。

  「是啊,奶娘最大的希望,便是如此吧。如今,我伴在你身旁,不止是我自己,也是加上奶娘的份儿,一起在你身旁。」

  说著,整个人倒入了朱戟龙怀里。

  「戟龙,人家走不动了,抱人家回去,好不好?」撒娇的语气,几乎让朱戟龙整个人都酥了。

  一个旋身,素心被打横抱起。

  「呀!呵呵呵……」立刻勾住朱戟龙的脖子,任由著他抱著走出了梅林。
  一路,所有的宫人都是低著头,似是没有看到一般。

  云娥和袭水已体贴的先一步回了玉凤宫,在房内点燃了炉火,点上了熏香。
            第09章溺在你怀中2

  朱戟龙轻轻的将素心放在床上,顺手将纱帐拉下。立刻,两人都被纱帐与外界隔绝。

  「你看,你的脚已如此冰冷了。」朱戟龙小心的捧著素心的玉足,为她取暖。
  「好奇怪。」素心缩了缩脚,有些不习惯。

  「奇怪吗?」细碎的吻,落在了脚趾之上。

  「呀……戟龙,你好……你好坏!」素心想不出其他的词句。

  「这种坏,可是你专属的。」说著,解开了她的腰带。

  两人的衣衫一件件的褪去,直到坦陈相见。房内的暖炉很旺,就算如此他们也感觉不到半分的寒意。

  「心儿,我温暖你,可好?」说著,湿热的唇贴上了娇豔欲滴的红唇。精壮灼热的身子,紧紧的贴合著娇小的雪白身子。

  素心闭著眼,感受著朱戟龙充满了怜爱的吻。唇慢慢的放开了她的,沿著颈项一路往下。滞留在丰盈上时,轻舔著敏感的蓓蕾。大掌搓揉著落单的一只,不断的轮流交替。直到蓓蕾挺立,才继续往下。

  「那里……别……」素心只感觉到湿热不断的沿著小腹往下,最终让她紧夹著双腿。

  可是,朱戟龙却抓住了素心遮挡的手。

  「心儿,别怕。」放开了她的手,将她的腿再一次拉开。

  舌尖舔舐著娇嫩的花瓣,引来素心一阵阵的颤抖。手指摁压著花心,慢慢的滑入。

  「恩……」闷哼一声,素心闭著眼,羞涩的不敢看。

  「心儿,你真敏感。」朱戟龙抽出了滑动了许久的手指,整个人在一起覆在了她身前。

  只是,这一次腿心的入口处,却抵著蓄势待发的怒龙。

  「我要进来咯?」怒龙不断的摩擦著花唇,朱戟龙抚著素心的腰肢,却依旧开口询问。

  素心只觉得一股股热浪从下体传来,红著脸不好意思回答,只是微微的点头。
  「啊……」灼热的怒龙一征得同意,立刻埋入了湿滑的花径中。

  「心儿,你还是如此的紧张。」俯下身子,朱戟龙不断的在素心耳旁抚慰,身子却慢慢的开始动起来。

  「戟龙……」素心勾住他的脖子,感受著灼热不断的冲撞自己稚嫩的身子。
  暖炉和熏香混合在一起,散发著暖暖的香气。轻纱中,两道交缠的身影朦胧不清晰。恒古不变的旋律,在房内迟迟不愿停止。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  年关将至,宫内到处是忙碌热闹的气氛。

  「云娥,与我一同出宫一趟。袭水,若是戟龙来了,你便告知他此事。」午後,素心吩咐了云娥和袭水後,便出了宫门。

  「公主,这是去何处?」云娥有些疑惑的看著素心。

  「海王府。」素心看著熟悉的景色掠过,只是如今更多了红火的气氛。
  云娥没有再多问,一直到到了海王府。自然,门童见著了她立刻迎进了门。将云娥留於马车中,素心一个人进了府中。

  「他呢?」素心奇怪的看著林敬,不知为何是他出来。

  「王爷此刻在书房,与宰相大人有要事商量。」林敬疏离但恭敬。

  素心看了一眼林敬,径自向书房走去。自然,林敬不敢动手阻拦她。

  「公主,请不要为难奴才。」

  没有理会林敬,素心依旧没有停下脚步。

  「林敬,朱御海知道本宫的到来麽?若是他知道,你将本宫拦於门外,你猜他会如何?」快要到书房时,素心却站定了脚步。

  「这……」

  看林敬的模样,素心就可以确定,他根本没有通报朱御海。不过,此刻她却不想进去了。

  「既然你说朱御海此刻有要事,那麽本宫便回宫。只是,到时候若是他问起,你可要自己斟酌著如何去说。」说完,素心却转身欲离开。

  正在此时,身後的门吱呀一声打开。

  素心转身,与朱御海四目相对。

  朱御海一个上午都呆在书房内,听著这些支持他的大臣为他出谋划策。更多的,是期盼他可以在这一次年宴中可以赢得朱戟龙的注意力。

  「御海,如今三皇子已经离开。你只需要全副心力对付二皇子那一派就可以了。」宰相皇甫澈一直以来,都是支持朱御海的。

  朱御海看著这位唯一可以交心的好友,有些无奈。

  「澈,如今我真的不知道,我这麽做是对是错。」不自觉的,朱御海拿起了一旁的木盒。打开,里面赫然躺著一个精致的香囊。淡淡的花香,萦绕在鼻间。
  「虽然我们相交多年,可是我还是不明白。你这麽做,又能得到什麽?除了得到公主的恨意和厌恶,根本没有其他的收获。」皇甫澈看著他出神的样子。
  那木盒是朱御海的宝贝,就他所知,里面只是一个公主他的香囊罢了。可是,他却如此珍惜的藏著。

  「你不知道